侵权投诉
技术:
CPU/GPU 传感/识别 显示/微投影 追踪/定位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声学/光学 通信 OS/软件/算法 云服务/大数据 材料 其它
终端:
头盔 眼镜/盒子 一体机 配件 服务 渠道
应用:
游戏 影视/动漫 娱乐 医疗 军事 媒体 旅游 购物/餐饮 教育 工业/农业 家居 设计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与运营合作推广,0glasses推出轻量级消费版RealX

2019-09-26 15:20
VR陀螺
关注

2019年,AR迎来了一波热潮,毋庸置疑,5G是最大的推手。

大背景下,国内诸多AR眼镜厂商也将战略从纯B端转向了B、C并进,0glasses AR就在本月发布了其最新的面向C端的AR眼镜产品——RealX(企业版名为Danny 2)。

战略变化背后的原因,目前C端AR是否真的可行?在与0glasses AR CEO苏波的专访中,VR陀螺试图从中找到答案。

与运营合作推广,0glasses推出轻量级消费版RealX

0glasses RealX

一路上扬的企业市场和天花板

毫不夸张的说今年是AR眼镜在C端“萌芽”的一年,即使市场还处于非常非常早期。

0galsses自2016年正式推出AR眼镜,一直垂直在B端,特别是工业领域,国家电网、足球app网站、三一重工、西门子、江铃汽车以及军工企业等均是其客户,而后三一重工还成为了公司的投资方之一。

在B端深耕3年多,0glasses成功与数十家大客户达成合作,服务了5家省电力企业,其营收也终于从亏损走向了正向,前两代AR眼镜产品的出货量约为3000多台。

与运营合作推广,0glasses推出轻量级消费版RealX

0glass Danny一代

据苏波称,公司去年亏损了200万元,但是今年在B端大概可以做到3000万元的营收,纯利润达到500万元,开始能够正向营收自我造血。

其在TOB方面以解决方案输出为主,包含软硬件,0glasses内部也建立了内容开发团队来应对企业方的需求。在3000多万元其中,硬件占比20%,更多来自软件。

今年,同样垂直于工业向的美国AR眼镜公司Daqri面临倒闭,是否预示着工业这个方向并不具备真正的市场?

在苏波看来,Daqri倒闭原因可以归结为几块。其一是工业这块没爆发,不论是国内还是海外,九成的单都是验证Demo的阶段,花几十万或者几百万做一个项目,没有规模化也没有复购和持续性,且很多项目不具备复制性。而Daqri成立较早切入该领域,并且融资数轮,最后项目的收入难以覆盖企业成本,而资本方也由于看不到前景而不再追投,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其二原因在于国内与海外市场的环境差异。“美国的技术比我们领先几年,但是我们的应用是领先的。因为中国的大企业应用新技术考虑的不只是降本增效,还要考虑政绩和创新,特别是在全国支持创新的大环境下,对于企业创新有硬性要求,甚至是明确的KPI,所以企业更愿意大胆去尝试。而欧美企业更保守,考虑的根本因素只有降本增效,不能做到就难以正式采用。”

至于现阶段的AR眼镜在工业领域是否真的能做到降本增效,苏波坦言,现阶段的效果仍然在验证的阶段,但未来是一定有可能的。

比较正能量的是国内企业敢于大胆尝试,硬件+软件的工具化需求明显增长,同时在这几年中AR在企业端的认知度大幅提高,现在企业接触AR眼镜公司不会为什么要用,而更多是了解如何落地。

企业复购率也有了明显增长,苏波以某电力公司的需求举例说明,其2016年只有28万的订单,2017年增长到160多万,2018年达到400多万,今年仍在增加,单这家企业AR眼镜的采购总量超过500台。

除了工业之外,文旅和教育也是0glasses今年的主要方向,据称在文旅方向,其已签下千万元级项目订单,多个旅游景点都将加入AR体验。

虽然B端项目稳步增长,然而苏波仍然感受到B端带来的限制,在其战略规划中,B端应该工具化,而C端才能平台化,而最终要产生大规模数量还是必须在C端才行。

复制“中华酷联”商业模式?C端战略的两大理由

0glasses的C端产品RealX立项于2018年1月,据称当时遭到了大部分股东的反对,认为消费级市场还很远。然而,最终这款产品的消费版还是在同年3月正式立项,包括企业版本,各版本都组建了对应的团队进行研发、运营,为了打开C端市场,其计划今年在硅谷建立分部,拓展内容开发团队和渠道。

“5G来的时候消费级市场会开始,爆发可能还要等5、6年时间,就像2016年TOB市场开始,2020年是TOB市场爆发年,而同时也是AR消费级市场开启的元年。”苏波认为。

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机开始切入C端实际上有两大理由:

1、5G来临手机的瓶颈会更明显

“我认为手机遇到的问题就是不断增加的算力和小屏幕之间的矛盾,特别是5G边缘云计算应用之后,手机仅仅作为显示作用,对于算力的要求反而降低,所以5G会让手机的瓶颈会更加明显。

2、来自运营商的需求

“运营商对每代的技术平台都是起到主导作用的,可以理解为运营商修路,路修好之后跑车才能发挥的余地。AR、VR技术相当于重型跑车,对于网络需求非常大。”

苏波曾经在电信工作6年,其认为第二代计算平台“中华酷联”的商业模式完全可以复制到AR眼镜上,早期中兴、足球app网站、酷派、联想都是通过运营商起来的,1G、2G网络让功能机成为通讯工具,3G、4G网络带来了智能手机的发展,这背后可以说都是运营商驱动。

基于这两大原因,0glasses正式决定切入消费端。

“不久前电信采购3万台大朋VR眼镜的消息给了我们一剂强心针,证明这个模式是可以走通的。”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