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2019-09-05 09:01
ERR能研微讯
关注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由于美国液体产量增加和亚洲市场需求增长所致,2018年全球石油需求和供应都有所增加。与此同时,2018年底经合组织原油和成品油产品的库存均有所下降。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1 世界石油供需情况

2009~2017年,亚洲、中东和非经合组织欧洲和欧亚大陆的炼油厂产量有所增加,反映出同期石油需求的可比增长。

然而,在亚洲,石油产品需求增长的速度比炼油厂的产量要快。在非洲和非经合组织美洲,炼油厂产量并未跟上需求增长的步伐,因此,炼化产品的进口日益满足了需求的增长。经合组织炼油厂的产量在此期间适度增长(+1.5%),同时保持稳定。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 2009~2017年世界炼油厂产量和石油产品需求增长*

*中国包括中国台湾、香港、中国大陆。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3 炼油厂产量与石油产品的比率*需求—2017年

*车用汽油包括车用汽油、航空煤油。其他产品包括白酒、润滑剂、沥青、石蜡、石油焦和其他石油产品。

一、石油供应

2018年,世界石油产量为9830万桶/日,相较2017年增加9570万桶/日。经合组织国家的产量的增加(+9.0%,1.05亿吨,240万桶/日)抵消了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产量的下降(-0.2%,700万吨,-8万桶/日)。在其他地方,产量也出现了增长(1.0%,1500万吨,30万桶/日)。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4 世界石油产量,按区域划分

美国推动了世界石油产量的增长;美国的石油产量同比增长15.6%。因此,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7.23亿吨,1670万桶/日),沙特阿拉伯(5.75亿吨,1230万桶/日)、俄罗斯(5.54亿吨,1140万桶/日)和加拿大(2.65亿吨,530万桶/日)紧随其后。伊拉克取代伊朗成为世界第五大生产国,后者的产量在2018年下降了4.4%。

在经合组织层面,墨西哥和挪威的产量显着下降(分别同比减少6.3%和6.2%),但美国和加拿大产量的增长远远超过了这一前者的下降。因此,2018年经合组织的石油产量几乎占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高于前一年的四分之一。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5 原油和天然气产量位居世界前六位的国家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6 经合组织主要产油国的石油产量变化

2018年,美国产量达到了新的纪录水平。过去十年,受二叠盆地产量增加以及2016年以来墨西哥湾新项目投产的推动,美国原油产量大幅增加。

油砂产量持续强劲增长(+2.9%)以及常规原油和凝析油产量推动了加拿大的供应增长,2017年全年的投运的油井数量相较2016年有所增加。

在经合组织的其他地区,由于2017年底在英国大陆架多个新项目将投运,英国的产量也有所增加(+10.0%)。

与2017年相比,2018年北海盆地的总产量下降了0.9%,因为挪威产量的下降超过了英国的增加。这是继2014~2016年产量增加后,连续第二年出现回落,这标志石油产量再次恢复负增长。

除经合组织外,石油输出国组织在2017年11月决定在2018年之前实施供应削减后,其产量出现回落,一些非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也是如此。符合既定目标的高履约率,加之委内瑞拉(-25.5%)、伊朗(-4.4%)和安哥拉(-9.2%)等国家产量出现进一步大幅下降,使石油输出国组织的石油产量在2018年减少了0.2%。这些损失足以抵消利比亚和尼日利亚产量的恢复(分别+17.3%和+4.7%)。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7 石油输出国组织产量变化

2018年底,原油产品的期末库存相较2017年底下降了0.3%,为3.11亿吨,除经合组织美洲区域外的所有经合组织地区的库存均有所下降,经合组织美洲区域库存增长了1.1%,主要集中在墨西哥(+90万吨)和美国(+80万吨)。

然而,经合组织亚洲—大洋洲区域推动了总体下降的趋势,2018年底,该国的期末库存为7600万吨,为199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3.0%,-240万吨)。仅韩国在2018年的库存就下降了约300万吨,为这一数字做出了重大贡献。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8 经合组织原油产品期末库存*

二、炼化

2017年,世界炼油厂产量(不包括液态生物质燃料成分)同比增长2.0%(8200万吨,210万桶/日)。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9 世界炼油厂产量年变化

与2016年相比,2017年亚洲炼油厂产量增加了3.5%(增加6300万吨,增加150万桶/日),中国产量增长(+5.7%)的推动了这一增加。总体而言,2017年该地区占全球炼油厂产量的45%,相较1990年增长26%。

2017年炼油厂产量下降的唯一地区是非经合组织美洲地区(-5.9%)和非洲(-1.1%)。非经合组织美洲地区的下降大部分来自于委内瑞拉,2017年该国的炼油厂产量下降了15万桶/日(同比下降19.6%)。此外,库拉索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炼油厂都在2018年关闭。

非洲是世界上最大的炼化产品净进口国,洲内炼油产量不到需求的一半。

尽管2017年中国炼油产量强劲增长(+5.7%,+67.1万桶/日),但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炼油国,同比增长1.3%(+2.76亿桶/日)。因此,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炼油国,其次是俄罗斯联邦、印度和日本。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10 世界炼油国产量*增长—2016、2017年:主要炼油国

柴油产量推动美国产量的增长,特别是2017年天然气/柴油产量同比增长了2.5%,初步数据显示,2018年柴油产量仍是炼油厂产量的驱动力,同比增长2.9%。

天然气/柴油和车用汽油(分别增长3.3%和4.3%)强劲产量的支撑了中国炼油厂产量增长,受到沥青产量同比增长18.9%的推动其他石油产品也出现了增长。

全球炼油厂的燃料油产量继续下降(-1.6%,-50万吨)。这一下降的主要驱动力仍然是俄罗斯联邦(下降8.8%,-500万吨),原因是一个大型炼油厂现代化计划—将燃料油升级为柴油和汽油。

2018年,相较2017年,经合组织炼油厂产量略有下降(-0.4%)。经合组织欧洲地区出现明显下降(同比下降2.0%),这是由于德国(同比下降4.4%)、土耳其(同比下降10.8%)和法国(同比下降5.8%)的维修周期比经合组织美洲地区(同比下降0.6%)的维修周期要长,远远超过了经合组织美洲地区(同比下降0.6%)。尽管由于Tula和Minatitlán炼油厂的维修墨西哥炼油厂产量持续下降,但是其产量仍有所增长。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11 2018年经合组织炼油厂产量(按产品计)*

2018年经合组织炼油厂的大部分产量为天然气/柴油和车用汽油。然而,在2017年至2018年间,只有航空煤油的产量有所增加。由于炼油厂活动的下降,2018年底的期末库存低于2017年底。经合组织欧洲的240万吨天然气柴油库存拉动了20万吨的库存。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12 经合组织石油产品期末库存

三、贸易

2017年,石油产品贸易、原油贸易和天然气贸易均较2016年有所增加。原油和天然气进口同比增长3.1%,而出口增长1.1%。这标志着原油进口连续第3年增长,自2003年以来首次出现原油进口增速高于石油产品进口增速(+2.6%)的情况。与2016年相比,2017年石油产品出口增长了2.9%。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13 世界原油产品和成本油产品进口

2017年,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气进口国,但进口增速出现放缓(+1.4%)。2018年的初步数据显示,原油产品进口量同比下降2.9%,与该国国内产量大幅增长(+15.6%)相吻合。

与此同时,中国作为第二大原油进口国,在2017年之前保持了原油和天然气进口量的大幅增长(增长10.1%,+79.2万桶/日),进一步缩小了这两大进口国之间的差距。印度原油和天然气进口量的总和也有所增加,由于印度国内炼油厂活动继续增加,2017年该国产量达到了2.2亿吨(450万桶/日)的历史新高。

2017年,亚洲原油和天然气进口增长超过任何其他地区(+4.9%),其次是欧洲(+3.4%)。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14 原油和天然气进口:全球最大的进口国*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15 原油和天然气出口:全球最大的出口国

与前一年相比,2017年石油输出国组织在世界原油和天然气出口中的份额略有下降,达到55.7%。总体而言,2017年石油输出国组织国家的原油和天然气出口下降了1.4%。尽管伊朗出口出现了增长(+10.6%),利比亚产量出现了恢复(+50.3万桶/日),但沙特阿拉伯推动出口石油输出国组织贸易量的下降,该国削减了6.7%(-47.8万桶/日)的产量。

尽管如此,沙特阿拉伯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气出口国,2017年的出口量为690万桶/日。作为世界第二大出口国,2017年俄罗斯也削减了其出口量(-0.8%)。2017年,在全球前五大出口国中,只有加拿大的出口量同比增长(+5.8%),2018年初步数据显示加拿大的出口量进一步增长,同比增长8.5%。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16 美国原油和天然气出口

俄罗斯仍然是经合组织欧洲区域最大的原油供应国,占25.8%,其次是挪威、伊拉克和伊朗。然而,2018年初步数据显示,尼日利亚、沙特阿拉伯、哈萨克斯坦和利比亚等国家填补了伊朗的下降。同时,在2018年之前沙特阿拉伯是经合组织亚洲的主要出口国,根据初步数据,伊拉克和卡塔尔的出口替代了伊朗的损失量。

2017年美国跻身全球原油和天然气液化天然气出口前十位,高于一年前的第16位。根据临时数据,2016~2017年,美国原油和液化天然气的出口量几乎翻了一番,到2018年进一步增长(+58.5%)。这一增长是产量增加和基础设施因素相结合的结果。美国墨西哥湾岸区所属州原油类型和炼油厂配置之间的不匹配是导致更多原油出口的一个因素。此外,随着路易斯安那海上石油港口的升级,2018年初的出口能力有所增加。该设施现在可以装载原油出口船只,是美国唯一能够容纳满载的大型原油运输船的设施。

这些新产品大部分出口到亚洲市场,特别是中国,加拿大仍然是美国原油和天然气的主要目的地。

2017年,由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沙特阿拉伯的进口量下降,除中东以外的所有地区的石油产品进口都有所增加,其中石油产品的炼油厂产量同比增长。2017年,经合组织欧洲地区的石油产品进口保持稳定,其中炼油厂活动较为低迷;成品油库存的拉升造成了需求的变化。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17 世界产品进口:2016~2017年区域增长*

四、自给情况

2018年,由于美国和加拿大的产量增加,经合组织美洲地区的自给自足有所增加,而经合组织石油自给有所增加。特别是美国原油产量从在国内供应的75%提升至86%。因此,2018年该地区实现了自给自足。与2017年相比,经合组织亚洲—大洋洲区域和经合组织欧洲区域等依赖进口的地区的自给状况保持稳定。

1990~2018年,尽管经合组织欧洲和经合组织亚洲大洋洲区域的石油自给率有所下降,但经合组织的石油自给率总体上有所上升。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18 经合组织石油自给情况(石油产量占石油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百分比)

经合组织以外,到2017年,除中东地区的石油自给率略有下降外,所有地区的石油自给率都保持稳定。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19 非经合组织石油自给情况(石油产量占石油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百分比)

五、海上供油

国际海上燃料库的石油产品交付量在全球稳步增长,自2010年经济低迷以来已恢复。与2016年相比,2017年交付量增长了2.8%。

增长主要集中在亚洲,包括中国,其中交货量同比增长6.0%。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0 按地区向国际海上燃料库交付石油产品

非经合组织欧洲和欧亚大陆受俄罗斯交货量反弹的推动(+9.9%)。其中一个原因是俄罗斯港口中转船加油的灵活性增加,以及由于几家炼油厂的改造而导致的高硫燃料油产量增加,这些炼油厂被重新定位到燃料市场。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1 2010~2018年经合组织向国际海运燃料库交付的燃料成分变化

在经合组织,分解燃料数据显示,在国际海上燃料库中,从使用剩余燃料油转变为使用海洋天然气/柴油,这一趋势将随着国际海事组织更严格的法规的出台而更加明显。

六、需求

来自世界能源平衡的数据显示,2017年,石油仍然是世界能源结构中使用最多的燃料,约占世界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三分之一。

世界能源平衡表明,公路运输是目前石油消费的主要部门(1.96亿吨油当量),其他燃料的作用仍然非常有限(8300万吨油当量的生物燃料、4400万吨油当量的天然气和500万吨油当量的电力)。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2 ?2017年世界石油和其他燃料部门消费量

2017年,世界石油需求比2016年增长1.6%(+4300万吨,160万桶/日)。国际能源署秘书处的估算表明,2018年世界石油需求增长略有放缓(+1.0%)。

与往年一样,2017年非经合组织国家推动了石油需求增长(+2.4%,+5500万吨,+150万桶/日)。2018年临时数据显示进一步增长(+1.8%,+4100万吨,+90万桶/日)。

在经合组织,石油需求在2017年适度增长(+0.6%,+1200万吨,+40万桶/日),经合组织欧洲地区的增长(+2.1%,1400万吨)被经合组织美洲地区的需求小幅下降所抵消(-0.1%,1400万吨)。尽管2017年经合组织亚洲—大洋洲地区的需求下降了1.5%,但仍保持稳定。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3 按地理区域划分的石油产品需求

电力和供热部门驱动日本石油的需求量(约2600万吨)。随着越来越多的核能装机重新并网,该国对石油需求继续下降。2018年的初步数据显示,日本的石油需求下降幅度扩大(-4.4%,-7800万吨),这与冬季比平时更热以及全年数台蒸汽裂解厂维护有关。

2017年,美国的需求量适度增长(+0.4%,+300万吨,+14.4万桶/日),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国,其次是中国(+4.0%,2100万吨,+53.3万桶/日)和印度(+4.3%,+900万吨,+20.2万桶/日。)

非经合组织国家继续占据世界石油需求的最大份额(2017年占52%,自2016年起保持稳定)。大部分新增的石油需求来自非经合组织亚洲地区(+4.6%,+5300万吨,+120万桶/日),特别是中国和印度。非经合组织欧洲和欧亚大陆地区以及非洲的石油需求均出现增长(分别增长3.4%和0.6%)。由于委内瑞拉需求急剧下降(17.7%,-500万吨,-10.4万桶/日)非,经合组织美洲地区的需求下降了2.1%。

2018年初步数据显示,经合组织石油需求保持稳定(+0.1%)。经合组织亚洲、大洋洲地区(-1.8%)和经合组织欧洲地区(-1.2%)的需求下降与经合组织美洲地区的增长相平衡(+1.5%)。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4 2017~2018年经合组织主要石油消费国的石油产品需求变化*

2018年,美国的石油需求增长了2.3%(+2900万吨,+95.2万桶/日),这是近十年来最大的增长。总体而言,2018年美国占全球石油需求的近20%。

美国的需求是由中间馏分和其他石油产品推动的,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典型的石油化工原料,乙烷、液化石油气和石脑油占这些其他石油产品的45%。

2018年几项新的石化项目投运推动美国石化原料需求增长。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5 美国按产品类别划分的需求*,2016~2017年和2017~2018年之间的变化**

2017年,受印度(+6.7%)、印度尼西亚(+13.9%)和俄罗斯联邦(+8.6%)增长的推动,全球天然气/柴油需求有所增长,而此前一年有所下降(+1.6%,+2200万吨,+50万桶/日)。

2017年,汽车汽油需求也有所增长(+2.1%,+1200万吨,+40万桶/日)。这一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是中国(+4.6%)和印度(+8.4%)。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6 世界需求,按产品组划分

航空燃料需求也出现了显着增长(+5.9%,+1700万吨,+40万桶/日)。增长主要集中在非经合组织国家(+8.0%),但在强劲的空中交通需求增长的支持下,经合组织也看到了航空燃料需求的强劲增长(4.4%)。

2017年,石脑油需求增长(+1000万吨)超过全球液化石油气(+700万吨)需求的增长,这是2012年以来的首次。这是由于中国(+250万吨)和韩国(+250万吨)石脑油需求增加所致。后者的需求增加是由于2017年韩国炼油厂的凝析油供应有限所导致,以石脑油为原料替代了凝析油,以及强劲的石化需求也推动了这一结果。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7 2010~2017年选定行业的世界需求变化

在经合组织,自2010年以来,道路运输中的柴油消费量持续增加。就经合组织欧洲和经合组织亚洲—大洋洲地区而言,这是以牺牲汽车汽油为代价的。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8 2010~2017年经合组织道路消费量的变化

2017年,经合组织的工业需求出现增长(+1.6%,+600万吨)。到2017年,非能源消费继续以高于能源使用(+0.2%)的速度增长(+2.0%)。该部门的非能源使用约占能源消费量的75%。

石化产品对全球能源的需求正在迅速增长。2017年,全球化工和石化行业的能源和非能源消费增长了0.7%(增长340万吨),这一增长在经合组织和非经合组织地区之间均匀分布。

与2016年相比,2017年化工和石化行业的石油产品消费量略有下降(-0.3%)。这一下降是该行业石油产品能源使用下降的结果,而不是2017年全球石油产品原料使用增加了4.5%。

2017年,经合组织所有地区石化行业的石油产品原料消费量均有所增加。美国石化行业新增产能投产,该行业非能源消费量同比增长11.8%,而韩国(+5.2%)和德国(+9.1%)也出现了显着增长。

石脑油仍然是化工和石化行业的主要非能源消费原料(2010~2017年增加13.2%,增加2800万吨),特别是在亚洲市场。另外,石脑油在石化原料中的份额也在下降,有利于液化石油气和乙烷。后者的增长在经合组织美洲和中东地区尤为重要。由于天然气供应丰富,这两个地区在获取低成本乙烷方面都具有原料优势。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9 2010~2017年全球部分地区石化原料需求变化

七、液体生物燃料

尽管世界第二大生产国巴西(-0.5%)的产量有所下降,但受美国增长(+3.5%)的推动,2017年全球液态生物燃料产量继续增长。

在经合组织,2017年液体生物燃料在道路运输消费中的总份额较2016年有所增加,为6.5%,这反映了生物燃料与汽油混合的比例(从2015年的8.0%增至2016年的8.1%)和生物燃料与柴油混合的比例(从2015年的4.0%增至2016年的4.4%)。天然气柴油中的生物柴油使用量在2016年达到了最高水平(1900万吨),但与车用汽油中的生物柴油管线使用量(4900万吨)相比仍然很小。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29 2010~2017年全球部分地区石化原料需求变化

在经合组织各地区,生物燃料在道路消费中所占的份额各不相同,这反映了各国不同的政策和产品标准。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31 在经合组织地区,生物燃料在道路消费中的份额

八、价格

国家能源署成员国的平均进口成本从2018年底的低点持续上升至2019年第一季度,但仍低于2018年同期的水平。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32 名义原油进口成本(国际能源署均值)

2019年第二季度原油现货价格下跌,在今年第一季度保持相当稳定。2019年6月国际基准的现货价格平均较上年同期下降18.8%。


国际能源署发布《石油信息2019:概述》

图33 原油现货市场价格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